危楼之下:第31章 疑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罗自云回到宅子下面等着,过了一个时辰,里面的队伍还没出来,倒是又有一支队伍从军营里走了出来。他在地下跟随着那只队伍,几次想要动手都忍住了。

    还不能确定他们就一定是要进那个门的,万一是巡逻的就糟了,跟自己的目的不符啊。眼瞅着那支队伍走过了空屋,朝着一边走去了,罗自云叹了口气,还真是巡逻的,刚才要是动手了就麻烦了!

    然而,那支队伍走到了另一个空屋处,又一次走进门消失了!看到这一幕,罗自云知道事情不好办了。

    这宅子里面那么多空屋,到底哪一间才是真正通往多泰基地的?还是说都能通往多泰的基地?

    狄梧西面某处地下的客厅里,章老正坐在书桌后面,一本典籍摆在桌子上,每一页都是那么的厚,整本书看起来也就是十几页,可他已经翻过了百多次了,仍然没有翻完。

    一个人影从地下室走了上来,见章老正在看书,便悄悄的越过客厅,想要摸到生活区去,可章老察觉到了他。

    小七啊,上次罗自云传回来的那个信息,我托付你去办的事怎么样了?有没有把他那个同乡安排好?

    小七猛地停顿了,思索了一会又走到了章老身旁,开口道:他那个同乡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刺激,本来说的好好地,都听我的安排,可后来却逃跑了。

    我一直跟着他,可也不敢太过于强硬,而且要是弄的太惹眼了也不好看。谁知道,他东躲西藏的,最后竟然跑到了上京,跑到净事所去了。

    章老正翻着典籍,闻言竟一下子翻到了最后一页,紧接着问道:没再出来?

    没再出来。

    他直接躺到了摇椅上面,说道:你是做了什么?怎么会把他吓的跑进了净事所?

    小七先是扭扭捏捏的,然后便一口咬定是那人受了刺激发了疯,把他当成了坏人。

    章老闭着眼睛道:这可就难办了,自云回来我怎么对他交代啊,那净事所的掌班太监也是,就看不出这人精神有问题?就这么让他进宫了?

    他想了几个办法又都一一否决了,现在宫内的总管是王太监,向来跟秦王的势力不对付,明里暗里没少使绊子,想从他手里要人,难上加难啊。

    该怎么对罗自云说呢?还是照实的说吧,在无谓的地方说谎,总有一天会被拆穿,那时候更不好看。章老冲小七摆摆手,让他回房去吧,自己又翻开了典籍看了起来,这件事就此揭过了。

    东北处的果罗查内,罗自云三人已经进了城。

    博拉多带着他二人走到了一处大宅门口,说道:这家属于落锤的一个贵族,是那多王爷。那多王爷全家都回落锤老家凭吊上坟去了,我带你们进去和麻古主管说一声,暂时落脚在这里。

    多泰的事情,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办吧,该说的情报我都说了,行动的时候有什么用得到我的,到西城的磨大裁缝店找姜掌柜的,他能帮你们找到我。

    说完,他带着二人进了院子,找到了麻古主管,和他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通。于是,罗自云又干回了老本行,陆飞扬也有了个新的身份,家奴。

    两人初来乍到,被派给了一个年长的家奴教他们规矩,教他们如何做事。一天下来,两人纵使是有武艺在身,也都累得够呛,更是得不到分毫的时间去商议什么。

    到了晚上吃过饭后,总算是休息下来了,两人偷偷的摸进了柴房,商议着该如何行事。

    多泰的基地就在城西,占了城西处三分之二的面积。说是他的基地,其实外面都是军营,一方面供他抽调人选来参加实验,一方面也可对他进行监控。

    掌管军营的还是这户人家的亲戚,是那多王爷的连襟,奇里木将军。奇里木是正统的狄梧人,但他老婆苏乌达赫氏却是落锤人。

    奇里木算是个十足的两面派,在落锤贵族和狄梧王室之间虚与委蛇,这也是多泰这么长时间没有被突破的原因之一。不过好景不长了,罗自云他们听博拉多说了,狄梧王室很快就会另外派人来取代奇里木。

    如果等到别人过来给多泰施压,多泰还能不能坚持住就不好说了。博拉多给他们估计的最理想时间是五天,短的话可能两天就会过来,和奇里木的交接大概需要三天的时间。

    算下来,罗自云他们最好是在两天之内动手,虽然谁都知道这不太可能,或许五天也是可以接受的。

    我觉得,还是由我先去探查一下,博拉多说了,多泰就在军营内的一处大宅子里面,先去看看总是不会错的。罗自云说道,其实有机会的话,我觉得去了之后直接动手也是可以的,快刀斩乱麻,我们在这多耗下去一天,狄梧就有更多的符文骑兵出现。

    陆飞扬先是点点头,紧接着又摇摇头道:不成,你要是直接动手,成功了还好,不成的话就打草惊蛇了,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最终还是定下来由罗自云先去探查,陆飞扬则留在府中给他掩护,免得被人察觉他不在府内的事实。陆飞扬走到家奴们休息的地方,听见里面吆三喝六的声音,计上心头便走了进去。

    罗自云则轻车熟路的在地下穿行着,临走前,他已经向秦观观讨教过了,把那土遁符文的使用方法学了过来。

    那土遁的方法,其实就是用精神力把某处设定为一个标定点,那么在这个标定点方圆数里处,就能畅快的独自或者带人土遁穿行。这种穿行和罗自云之前的穿行是不一样的,更像是在某种通道内走动。

    罗自云之前在地下可是能实实在在的看到土地的存在的,但用了这个方法之后,身边就是一片黑色的虚无,穿行的时间也比实际的走动要少了许多。

    两种方法各有利弊,前者难以携带别人,却能到达地下各处,后者有限定的范围,但带着他人穿行更为方便。

    从初始符文中悟出别的符文是一件很难的事情,秦观观和罗自云都不属于此列,也许他们能够把现有的符文运用的十分出色,但参悟这种事情不是他们能做的。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