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然之界:第二十九章 长剑有名,有名则灵

背色: 字体: 字号: 字色:

    女子以门派术法在男子心湖里泛起涟漪,你这是想做什么,来着皆是客,天祁山哪有这样的待客之道?

    男子回应:我只是像要与他切磋一番,天天在门内与师兄师弟切磋都快腻死我了,咱们学的神仙术法都差不多,只是理解深度不一样罢了,这打的有什么意思?

    肖逸看出了男子一脸求揍,便无奈说道:我来此地是来寻人的,只不过不知道那人住在何地,且又迷失了方向,这才一脸茫然无措地立在道路中央。

    公子,寻人一事不需多长时间,此地我已经待了十三年了,真可谓是人熟地熟。对了,在下樊杰,可否请公子赏脸,咱们切磋一番?

    年轻男子笑的愈发开心,少女扯了扯他的衣袖,示意不可如此。

    肖逸看在眼里,心里却是连连无奈摇头,这人是欠打?还是欠揍?

    呃,樊公子,在下只是一个微末之流刚踏上修行之路的修士,恳请公子不要恃强凌弱啊。

    没事,咱们是切磋一番,又不是打生打死,再说,我只是想看一下别家山头的仙家术法与自家的有和区别,放心,如果

    肖,我姓肖,叫肖逸。

    如果肖公子力不从心了,咱们停手便是。

    女子一脸忧愁,以秘术泛起心湖涟漪,你就这么喜欢逞威风?为了树立自己的形象不惜欺负别的山头的末端修士?

    男子一脸喜色,却是不予反驳。

    肖逸只得说道:好的。心里却是默默加了句,既然你这么想找打,那今天就打你一次。

    男人带领肖逸来到一处空旷之地,这里平时一般是门内弟子的修习对战之地。女子一脸闷闷不乐地跟在后头,双手抱在一起,搁在胸前,抬头望天。

    肖逸心里头感慨,山头门派真是个好地方,这灵气的充裕程度,真真是和山下的六月阳光一样。

    两人站定,男子出口问了一句,肖逸回了一句,之后两人同时行礼。

    然后男子便开始口中念叨着口诀,自身身边泛起气息波动,手中也是不停,捏出一些个奇怪的手印,之后便从身体里涌出一团蓝色的火炎。

    肖逸在一旁暗自称奇,心中啧啧称赞,这就是仙家术法了,果然与那些野修的杂七杂八的路子完全不同。

    蓝色火焰化作一身铠甲,蔓延在樊杰身体表面,手中也是形成了一柄火焰长剑,虎虎生风。肖逸觉得真是奇观,比起山下那些个天险怪石,鬼斧神工,这些显然更为的有趣。

    肖逸也想要弄出一些个令人眼花缭乱的绚烂术法,但是他没有,破军肯定是不能拿出来的,因为太锋利了,只是切磋而已,那那个隐匿术法,也不行,那只剩一个了。

    肖逸聚集天地间的灵气在自己的手掌上,灵气缓缓升腾蔓延化作一柄长剑。

    男子失声叫出来,灵气成兵?

    周围路过的修士也是皱眉,用来掩饰内心的狂热。

    直到肖逸凝结完毕,那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冰制长剑罢了,那些灵气只是为了夺人眼球而故意吸引而去。

    所以人都鄙视了肖逸一下,还以为能够亲眼看到如此高妙的仙家术法,原来只是一个如此简单无用的术法。

    男子随即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便大笑出声,肖公子,真是爱开玩笑,你凭借这种纯粹元素凝结而成的兵器是根本无法破开我的心火铠甲防御的。

    肖逸不说话,突然觉得自己还是太缺乏仙家术法了,以后还是得想办法夺学会几个,不然,打架都要被鄙视了。

    肖逸冲上前去,挥出手中长剑,男子也是一挥,肖逸手中长剑断成两半。肖逸便再次凝结而成,再次挥劈,一次次断裂,一次次凝结。

    肖逸突然觉得剑不是这么用的,那些剑仙都是绣口一吐,便是怎样一个剑气呼啸剑意盎然的场景,而自己如今连剑气都无,只有破军自己的剑气神意。

    记得李云堂说过,宝剑有灵,那便应该有个名字,有名则灵,两者相得益彰。而出剑便应该是愈快愈好,快到他人灵气运转速度也赶不上我。

    那间房子里,有一把等待着师父归来的神剑,名叫冰姝,那柄剑真是比破军强很多很多。

    既然如此,那你便叫冰魄吧。

    手中冰剑蓦然灵光大放,好像与之前不太一样了,但是具体哪里不一样,肖逸却也说不清楚。

    但是这次肖逸冲杀上去,手中长剑并未如冰雪遇火迅速消融,而是缓缓消融。

    男子一直立在原地放肆大笑,毕竟已经是凭借修为更高欺负他人了,若是再主动出击,那便太没有面子了。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